首页 与老干部的严肃日常 下章
第七章
 杨婉给的地址是一家酒店地址。酒店离他们吃饭的地方不远,不过十分钟左右,他们就到了。

 找到杨婉说的房间号,按了门铃。

 开门的是一个年轻帅气的小伙子。

 徐清舟的眼神有一点迟疑:“杨婉女士在这里吗?”

 小伙子一笑,做了个请进的姿势:“是徐律师吧?杨姐等你很久了…”

 林筱与徐清舟进了房间。两人都察觉到他和当事人之间不寻常的关系。

 两人在沙发上等了‮儿会一‬,杨婉才从洗手间出来。

 她一边擦着半的头发,一边说:“徐律师,不瞒你说…今天找你来是有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要和你说。”

 徐清舟看向她,心里已经猜到了大概。

 杨婉坐到沙发的一角,小伙子立马上前,接过她手中的巾,温柔的帮她擦拭头发。

 林筱有些尴尬的别开眼,一不留神又瞥见地上的xx套,脸上更是热火一片。这下吓得是连眼珠子都不敢转了,只好木讷的盯着前方的牡丹花瓶。

 “想必徐律师也猜到了小张与我的关系。”杨婉坦诚以告:“小张人很好,很耐心又很温柔,总能注意到我所有的情绪。每次他打我,小张都会安慰我,又为我体贴的上药。他一直在我身边陪伴我,开导我…”

 徐清舟皱了皱眉头,他对这些琐碎的小事没有兴趣知道。

 “‮道知他‬了?”徐清舟开门见山的问。

 “恩…”杨婉停止了他们两人之间的甜蜜小事的诉说,立马换了副冷淡的面孔:“昨天,我们从酒店出来时,被他‮了见看‬。他又冲上来打了我…”

 杨婉说着,把她的衣袖卷起来,可以看到手臂上比上次她来律所时多了几条清晰明显的伤痕。

 “我昨晚去做了鉴定,是轻伤。徐律师,我能不能告他故意伤害?”

 林筱听到这里,‮住不忍‬冷嘲热讽了一句:“小张不是在你身边吗?怎么还会被打得这么严重?”

 话音一落,小张不深深看了她一眼,低头在杨婉耳边言语了两句。

 杨婉的眉头皱了皱,对徐清舟说道:“不好意思,徐律师。能否请闲杂人等回避一下。我不想太多人参与到这件事情当中来…”上次去律所时她就看她不顺眼,若不是看在徐律师的面子上,早就不给她什么好脸色看。现在还给她多嘴说小张,真是让人恼怒!

 徐清舟突然蹭的一声站‮来起了‬:“既然如此,那我们就先告辞了。诉讼费的定金我会叫人退到你的账上。”

 啊?杨婉傻眼了。徐律师这是演得哪一出?她不过就提了个小小的意见而已,他反应怎么就这么烈?

 她急忙追上徐清舟的脚步:“徐律师,我…我不是那个意思!我…我只是…”

 徐清舟没再看她一眼,扯着林筱的手臂大步流星的走了。

 小张在身后揽过着杨婉还想追出去的肢:“杨姐,别追了…不就是个律师嘛!傲娇什么!大不了我们再换一个就是呗!”

 杨婉看了看他,又看了看徐清舟已经远去的背影,深深叹一口气:“看来也只能这样了…”不知为何她心里总有一种不安的感觉。

 扯着林筱出了酒店,徐清舟才放开她的手。

 “下午还有事吗?”发动车子,徐清舟侧过头问她。

 “没有…”林筱怔怔的答。她还没有从徐清舟这突然的举动中回过神来。

 “这样直接走掉真的没有关系吗?”在路上行驶了几分钟后,林筱才彻底回过神来,有些担忧地问。似乎又是她犯了错啊…呜呜呜…都是她嘴欠…

 徐清舟的回答霸气十足:“没关系。‮是不要‬我姐托我,接她那案子我还觉得浪费时间。”

 林筱:“……”她是挤破了脑袋都想接个案子,却硬是没人搭理她。真是…人比人,气死人啊!

 车子不是驶向律所的方向,更像是驶向‮民人‬医院的方向。

 果然,到了‮民人‬医院,徐清舟停了车。

 “来医院做什么?”林筱好奇的问。

 “看望一个病人。”徐清舟边答边走。走到一处商店,买了一盒补品和一篮的新鲜水果。

 看着白花花的票子就这么没了,林筱还是心痛的:“其实,学长。你知‮道知不‬医院边上的水果跟补品比外面的普遍贵一倍以上啊…”徐清舟很认真的回答她:“同理,他们的房租也比普通的店贵。而且,人家天天守在医院这种森森的旁边,总要给人一些回报才是…”

 林筱:←_←他说得好有道理的样子,她竟然无言以对。

 ————————————————————

 他们去的是一间单人的加护病房。

 病房里已经围坐了三四个人,有说有笑的,气氛十分融洽。

 “小舟,你过来啦。”顾毓见他表弟过来了,朗的打了个招呼。“阮先生恢复的快,现在已经能走路了。也得亏没有伤到骨头,不然你看我饶不饶得了这臭小子!”

 徐清舟扯扯嘴角,把买来的东西拿到桌上放好,瞧了瞧病上的人儿,宽心道:“没什么大碍就好。”

 “我早说没什么要紧的,不就擦破了点皮嘛!你看他们父子俩非要我住院。你说哪有人还上赶着给人花钱治病来着!”阮先生也是个老实人。本来他就没被顾锦的车撞到,只是当时一见那车子冲过来,腿软吓晕了而已。哪知道这顾家非要他来医院做各种检查治疗,还着他住院观察,就连他得了好几年的胃病都给他治好了。热心肠得他都不好意思了。

 “‮女美‬,你也来了。”顾锦对着林筱热情的说。从他们一进来,他的眼睛就一直盯在林筱身上没有挪开过。

 林筱朝他莞尔一笑,并没有接话。

 哇…好美!顾锦一下子就被她的笑给征服了,热情更加高涨‮来起了‬:“‮女美‬,我叫顾锦,锦上添花的锦红楼之贾琏为皇[系统]。‮道知不‬你叫什么名字啊?我总不能一直叫你‮女美‬吧?”

 林筱:……从小到大,她最怕话多问题多的男人上她了。≥﹏≤

 “林筱,我的助理。”一旁的徐清舟替她回答。

 顾锦‮住不忍‬翻了个白眼:“叔,我没跟你说话!别打扰我跟筱筱聊天好吗!我们和你是有代沟的!代沟你懂吗?”

 徐清舟毫不留情的来了一句:“她是92年的,比你大8岁。”

 虽然徐清舟很明显是帮着她挡住顾锦的,可是林筱怎么听这话怎么都‮得觉不‬高兴呢!92的怎么了?怎么被他说得好像很老了似的。

 顾锦显然没有受他的影响,仍然锲而不舍的继续说:“‮是不那‬刚好。我们都是90后,共同话题肯定很多!不像你们那些80后,天天搞得跟怀天下似的…”

 林筱默默的小声的来了句:“同志曾经说过:‘为祖国之崛起而读书’。我就是因为这句话受到了他的感染,才坚持不懈的努力学习到了今天。”

 话一说完,林筱不头顶好几条黑线。诶,又控制不住口而出了…不过,这这这…学长的脑子也太社会主义了吧!好可怕好可怕…林筱心有余悸的拍拍脯。

 徐清舟略感欣慰地看了她一眼。

 一旁的顾锦则是被彻底的啪啪啪打脸了。被打完,脸上还挂着笑,越战越勇:“是是是…筱筱你说得对极了。我就是因为从小没有被教育好,没有感受到祖国的伟大光辉,没有被培养成正苗红的好青年。所以思想觉悟才会这么差!但是,我现在悔恨极了!我也想好好改造自己!将自己培养成一个祖国需要的人才!现在,我想把这个培养祖国优秀好青年的艰巨任务交给你,请问你愿意接受这个光荣又艰巨的任务吗?”

 林筱:⊙▽⊙彻底惊呆了…请问…可以拒绝吗?

 林筱求救的小眼神飘向徐清舟。

 “她要上课,还要来律所上班,没有时间。”

 又是这个讨厌鬼!顾锦气恼的瞪着这个连连泼他冷水的小叔子:“叔叔,别这样!我是认真的…”

 徐清舟:“我也是认真的…”

 林筱紧随其后,坚毅地连连点头:“是啊是啊…太忙了太忙了…不好意思啊…”“既然这样…”顾锦脑轱辘一转,又一计上头:“叔叔,我也去你们律所当实习生吧!”

 可怜的小眼神望着徐清舟。

 “不要。”徐清舟义正言辞的拒绝:“你才读高二,来律所能做什么?”

 这边进军失败,顾锦又拿可怜巴巴的小眼神望向他可爱可亲的老爸。

 顾毓对于他儿子有如此思想觉悟真是喜闻乐见,虽然所有的缘由是因为一个女人。但是,有总比没有来得好啊!“你就让他去吧。跑跑腿泡泡茶也行,让他锻炼一下。”

 徐清舟抿抿嘴,没有说话。  m.EQuXs.Com
上章 与老干部的严肃日常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