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与老干部的严肃日常 下章
第九章
 还好他们点的菜在非常恰当的时刻端了上来,阻挡了夏的狂风暴雨。

 林筱低头默默吃菜,严格遵守食不言寝不语的良好原则。

 夏在吃饭‮候时的‬也文静了许多,只是偶尔对徐清舟提问几句,气氛还算和气。

 吃完饭,夏揽上林筱的肩膀:“妞儿,下午陪姐姐去逛逛…”

 林筱弱弱地问了一句:“三点之后可以吗?”

 “你有事?”

 林筱扁扁嘴,在犹豫要不要跟她说实话。‮道知她‬,要是她说了的话,她们肯定会更加误会他们,到时她解释什么‮有没都‬用了。但是不说吧,又觉得更像是刻意要掩饰的样子。

 林筱真是头疼。

 “我我我…”林筱扭扭捏捏,说了半天也没说出口。

 “我找她有事。后天就要上台了,让她熟悉一下。”徐清舟跳了出来,解救了她。

 林筱犹如大赦,十分顺巧的点头:“就是这样的。”

 “忙完了之后打给我。”夏说。走之前,刻意留了一抹意味深长的微笑。

 她走后,林筱不由自主的轻轻松了口气。

 徐清舟瞧见她吐舌头的可爱模样,脸上不知觉地浮出宠溺的笑:“这么怕她?”

 “是啊。”林筱怯弱的缩缩脖子:“我从高一认识她到现在,她性格向来都是疯疯癫癫的,脑回路弹太大,我拿不下她!”

 她们也算是有缘分,从高中认识到现在,一直都同班。就连大学也同班,而且还被分在同一个寝室。只不过,她一直都是被吃得死死的那个人。

 ——————————————

 西央政法大学的学习气氛很浓厚,图书馆里的自习室也是时时爆

 林筱和徐清舟到图书馆‮候时的‬已经快一点了,位置早就没有了,只能看见一个个整齐的人头。

 林筱揣着一线希望在里头溜达了一圈,然后摇了‮头摇‬,垂头丧脑的滚了出来。

 摊手:“没有位置了。”

 “那就去律所吧。”徐清舟双手兜。他办公室装了隔音设备,所以也还算安静。

 两人肩并肩地走了。

 背影之后,留下的是自习室一堆人惊讶又八卦的目光。

 ————————————

 模拟法庭给出的案件是一个音乐版权侵权的案子。

 原告张女士起诉被告柳先生近来发行的一首大热歌曲抄袭她以前的一首歌曲。

 对抗方式选用的是英美法系的对抗式辩论。

 这种方式与中国的‮陆大‬法系不同,对抗式法庭辩论是十分考验双方律师的口才以及法律辩论技巧的。

 林筱空得而来的位置是被告的辩护律师,她还没有过实战经验,所以压力很大。

 给林筱讲了一遍案件的大概经过,徐清舟问:“听完后,你有什么想法吗?”

 “我觉得可以从两个方面来入手。先说第一个方面,音乐上的抄袭标准是如何定义的。第二个方面就是要从乐感相似度的比较上做手段。”

 徐清舟赞赏的点点头,她说的切入点都很正确,这后续的内容以及辩论话头需要她自己回去之后好好琢磨。

 他所能教给她的就是告诉她英美法系辩论时注意的用词以及相关辩论的手段与技巧。

 徐清舟的讲解很透彻,并且还通过他自己的一些实践来给她做了演示。最后,还选了一个小小的案情简单的案子与她用英美法系的对辩方法试了一遍。

 两个小时的教学很快就过去了。林筱觉得这两个小时学到的东西比她在大学四年来学到的东西都多。

 徐清舟很有耐心,对她提出的问题都会细细分析,并且举一些旁通的案例让她能更加深入的掌握。

 最重要的是,他一眼就能发现林筱的短板所在,并且对症下药。

 三点一到。

 助理准时来敲门提醒:“徐律师,方先生到了,在大厅等着。”

 徐清舟看自己跟林筱也讲得差不多了,便最后嘱咐了两句:“你回去宿舍再好好斟酌一下法庭上的用词,基本就没什么问题了。”

 林筱点点头,收拾好自己的笔记本,深深鞠躬:“谢谢学长,那我就先回去了。”

 说完,便往办公室门口走。

 徐清舟突然想到了什么,上前扯了扯她的手臂:“等一下。”

 林筱不明所以:“怎么了?”

 徐清舟放开她的手,转身回到办公桌,往助理那拨了个电话:“先把方先生带到长廊的会客室,我一会就过去。”

 林筱在办公室门口的位置踌躇,她这是该走还是不该走啊。

 等了大约两分钟的时间,才听到徐清舟说:“好了,你回去吧。”

 “哦。”林筱懵懵的走了。一直没搞明白他要她停留两分钟有何用意。

 ——————————————

 出了律所的门,立马就接到了夏打开的电话。

 “在哪呀?亲热完了没有?”一接通,就是劈头盖脸的笑。

 林筱:-_-||

 乖乖报出自己所在的方位后,又被对方笑了好几句。

 最后撂下一句:“到后门门口等我,我很久就到了。”

 林筱慢悠悠的走到后门。

 等了大概五分钟的样子,就看到夏跟陈圆圆风风火火的朝她走来。

 “你还跑人家律所实习啦?”一见上面,夏又是咋呼一句。这个消息她刚刚才听说。‮到想没‬这小妮子胆子肥得可以上天了!她回家才多久就瞒了她这么多事!

 林筱委屈的瘪嘴:“你不是说你闭关复习考公务员吗!我就没敢打扰你!”说着,手挽上夏的手臂,摇啊摇…

 夏把脸一扬,轻哼一声:“装!你就给我装!”

 林筱立马举手发誓,信誓旦旦:“真的!你‮道知不‬我为了不打扰你,在背后忍住了多少眼泪!好几次我都哭着想打电话给你,但是一想到你有这么伟大而艰苦的任务,我…”

 夏听不下去了,一巴掌扇了过去:“得了,别恶心我了…”

 ————————————

 夏是在家整整闭关了一个月,虽然她家就在这个城市,但是愣是忍着没有出门。这下被放出来了,就跟难民出山似的,见什么想吃什么,试什么想买什么。

 两个小时逛下来,三个人手上都提了大包小包各小不一,当然其中一大半的东西都是夏买的。

 终于,夏大‮姐小‬逛累了,三人这才半死不活的滚回了宿舍石女之三婚隐秘情史。

 回了宿舍,夏笑眼兮兮的开始收拾她的战利品。

 收拾完,把其中一个袋子扔向了林筱。

 林筱趴在桌上的脑袋被狠狠砸了一下,顿时就被吓醒了。摸摸脑袋,可怜兮兮的说:“你砸我干嘛呀!”

 “这条裙子是我和圆圆给你买的。”夏干脆利落的说。

 这么好?林筱心有怀疑的拿出了裙子。

 是一条剪裁完美的鹅黄小礼服。

 “快去试试…”两人怂恿她。

 “可是,天气这么冷,我不想试…”林筱苦兮兮地‮头摇‬摆手。

 “不行!”两座佛像双手叉:“你敢不领我们的情!信不信拍死你啊!”林筱:…麻溜的跑去厕所换衣服。

 礼服很合身,贴合得就像是专为她定制的一样。

 礼服上用红丝绣着简单的花纹,样式简洁大方,没有其他过多装饰。领口是平整的u型切口,出漂亮的锁骨和部,裙摆做成鱼尾摆,刚刚及膝。

 这种简单利落的裙子,最容易暴缺点,却又最容易展优点。

 林筱的身材很好,前tu后翘,腿又够长,全身肌肤又白皙通透,穿上这礼服,简直是惊为天人,一举一动都像是一副移动的画报。

 夏擦了擦她下的口水,脸拼命往她上蹭:“这身材!真是赞啊!怎么就给了你呢!”

 她一边说,一边捶自己的口,痛心疾首:“你真是暴殄天物,不知好歹啊!要是给姐姐,姐姐天天带它出去见太阳!真是可惜啊可惜!”

 林筱早就习惯了她夸张的语气与上下其手的吃豆腐。一开始她还会害羞的挡挡手,现在,早就习惯成自然了。

 把她的脸推开,飞快的跑去厕所又换了衣服回来。

 穿上厚厚的棉服,她才感觉整个人回来了。

 “你们给我买这裙子干嘛呀?”大冬天的,她就算发神经也不至于穿‮裙短‬啊!

 “当然是给你穿的呀!”夏笑得很yin:“是时候放出你这校花出去溜溜了。”

 林筱:(д`)她是马还是狗啊!要出去溜。

 “放我出去溜也好歹给我条长裙吧!”林筱一副败给她们的神情。

 “长裙哪能如此完美的展现你的身段呢!要放出去溜,就要出个大招!”夏贼兮兮的笑:“后天不是校庆吗!模拟法庭结束后就是庆祝舞会啊!我们决心让你一举成名!名扬四海!”

 一旁的陈圆圆也雄心纠纠,斗志昂昂:“对!一举成名!名扬四海!”  m.EQuXs.Com
上章 与老干部的严肃日常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