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足恋 下章
第四章 永远维持(全文完)
 真平在帮月娘穿上衣服送她出门之后,还是每天固定,中午跷头出去,接送月娘的小孩下课及陪同她们姐弟俩上麦当劳,然后才返回公司。

 或者例假带着礼物,去笼络月娘双亲。但是前次的婚姻,让月娘心里面的防御,没有丝毫的减弱。

 一年365天!整整一年的时间,月娘再次来到真平家中。

 “跟我求婚吧!”月娘在真平打开门后说道。这时的真平,已经被调降为其他单位里的业务员。

 董事会为了这单位的业绩量衰减,关闭了真平这个业务单位。社会经济衰退下,人员紧缩的公司政策,正好把这无心开拓业务的真平,打入裁员名单中的一员。

 刚刚打好包回到家中的真平,正在整理物品。听到这句话,喜出望外的真平单膝立刻跪下说道:“嫁给我吧!我无法让你过得很富裕,但是请你嫁给我!”

 月娘扶起真平关上大门,开始衣服。但是真平阻止了她的动作。

 “我要在新婚夜才要!”真平刚说完这话,月娘已经转身扑在他怀里,留着泪说道:“我值得你这般对待吗?”

 真平没有回答她,只有牵着她的手进入卧房。两人和衣相拥而眠,在月娘说出:“我愿意!”

 后,真平抱着月娘睡了一年来最安稳的觉。喜宴只有两张桌,真平的双亲及姐姐加上月娘的亲属,刚好两桌。

 花童当然是她那两个小孩。已经四十岁的真平,让双亲没话好说,只要求月娘,赶快再生一个真平的种,给他们两老抱。

 月娘双亲今晚带走两个小孩回家,让小俩口的新婚夜无人打扰。一身红色旗袍的月娘,在真平的怀抱下回到新房。贴着大大的“囍”

 字的头,真平缓缓的放下月娘。深深的一个吻后,月娘挣扎地起身将身上旗袍下。

 “高跟鞋不要,请留给我!”真平阻止月娘的鞋动作。扶着月娘回到铺上,还是一样略施淡妆的月娘风姿绰约,抚育过而发黑的晕。

 生育过的腹部可以看出有些许妊娠纹,一小撮的稀疏的长在上,微微外,在雪白修长的‮腿大‬衬托下,散发着动人的气息。

 真平抬起月娘右脚,下白色的高跟鞋。看着这一直不见天的玉足,不住地把玩着。

 一口含住月娘脚指,用舌头在指间灵活的﹔另一只手也不得闲的将左脚高跟鞋褪下把玩。

 “进来吧!今天是最好的受孕!”月娘对着含着自己玉足的真平说道。

 “等一下!除了今天的婚戒外!我还有一样东西要帮你挂上!”真平难掩激动的心情说道。

 “我都已经是你的人了!不用那么急!”月娘疑惑的看着真平,这个新任老公到底在搞什么鬼?只见真平在梳妆台小抽屉里,拿出一个红色装潢金饰品的小盒子。

 “月娘!麻烦抬起你的腿!”真平温柔的说道。月娘只好抬起是真平口水的玉足,伸到他眼前。真平将红盒内取出的金链子,帮她挂上。

 月娘轮地将自己挂上金链的玉足,高举到眼前观看。

 “月娘,这金链将会挂住你我的心!永不分离!”真平深情款款的看着月娘说道。

 “真的吗?请你别伤害我的心!我就很足了!”月娘起身抱住真平说道。

 月娘哭泣激动的部在真平身上起伏着。真平两手扶着月娘的脸颊,用舌头舐着她的泪水,边说道:“我x真平如果负你,将会天打雷劈!出门被车撞死!永世不得超生!”

 月娘将真平推倒在上,起身扶起茎用她那薄薄感的嘴起来。

 那种温柔细腻的抚,是真平没有过的经验。那种爱怜着他的感觉,不是那种急需浇熄火般的含

 自懂人事以来一直在追求的感觉正在‮体下‬燃烧,真平在心中感谢着上苍,让月娘她那白痴前夫放弃了她。

 月娘的每一就好像一个火把的划过,从头到囊,然后沿着肚脐眼到嘴中。

 火把已经点燃真平周身,浑身的火好像已经烧着月娘。月娘那久未经人事的道,正慢慢的将真平‮硬坚‬火热的没。

 月娘弯曲的腹部妊娠纹微微现起皱褶,但是不失月娘这娇媚姿态。

 “啊…!”伴随着月娘足‮音声的‬,真平开始配合着她的起伏,动起部。

 “啪…啪…啪…啪…啪…!”骨撞击在月娘美上的击声。

 真平把手伸向了月娘这好不容易追上的老婆,一手捏住老婆因为‮奋兴‬而起的蒂,慢慢地‮来起了‬,另一手握住月娘那稍微下垂的房。

 月娘本能地“呜呜”呻‮来起了‬,被新任老公玩的‮体身‬,给她带来了许久未曾尝过的刺,很快又有大量的爱伴随每一次的起伏涌出。

 爱随着真平处滑落,沿着囊、股沟直到单上。

 “嗷…”随着月娘的一声长长的低吼,‮硬坚‬的茎全部没入了她的‮体身‬中。

 趴扶在息着的月娘,在真平耳边娇的说着:“不…不…不要…玩…我…!我…我…真的…无法…再…受伤…一次…!”

 真平紧紧的抱住月娘说道:“我这世人!今后只有你!”

 翻转改变姿势,真平努力‮悦愉‬着数度高后的月娘,看着悬在半空中,正在自己眼前挂着金链晃动的玉足,直喊道:“值得!真是值得!”回答了月娘在求婚时的问题。

 “老…公…!什…什么…值…得…?”被真平卷屈着‮体身‬的月娘娇虚的问道。

 “就是你这双美腿感动我!让我下定决心来追求你!”真平边动着杆边说道:“还记得那晚你在写报表的那晚吗?”月娘点点头当成回答真平。

 “就是你当时的姿态打动了我!”“那…那你…是…爱…上…我…的…脚…还是…我…的…人…?”月娘艰难的挤出这句话。

 “都有!全都有!”气着的真平,说完后俯身封住月娘感的嘴,两人上‮身下‬部位全纠在一起。

 月娘许久没被异物入过的道激动起来,随着真平的不断蒂不断的受到骨刺,慢慢地陷入了一种前所未有的快乐中。

 除了大口的气之外,还翻起白眼,‮体身‬不停地用机械化式的动,来接着真平一次次的入。

 从月娘身上传来一阵强烈的颤抖,整个‮体身‬像触电一样的起,真平知道老婆又再一次到达高的顶端。

 肾上腺素的分泌让真平开始产生麻痹感,动的速度维持与慢跑时的频率一般。

 真平要让月娘填这几年来的空虚。真平感觉老婆的道在不断地收缩,里面的一夹一夹的,让每一次的又送出了许多爱

 月娘这高道痉挛,让真平再也无法持续下去,感觉眼一麻,深深入的茎,在月娘痉挛的道中,强力的洒着。

 每一次的洒抖动,牵引着月娘‮躯娇‬一次颤抖。男人这三秒钟的快,这回真平感觉好长好长。

 “老公!不要动!就这样子!永远维持这样好吗?”月娘让发后的真平趴在怀里,足但是有气无力地说着。

 【全文完】  m.EQuxS.Com
上章 足恋 下章